当前位置:

千年打卡胜地丨《大唐中兴颂》的前生后世

来源:永州日报 作者:洋中鱼 编辑:陈小婷 2021-09-15 08:52:46
时刻新闻
—分享—

旭日东升,湘江上的渔翁开始收昨晚下放的渔网。刚出水的那一刻,网兜里的鱼儿蹦蹦跳,仿佛一阵惊喜,却不知命运的转折。

五十三岁的元结站在江边的悬崖下,等待渔夫送鱼来。自从大历四年(769年)四月母亲去世,自己归隐浯溪丁忧以来,转眼就是整整两年。

两年来,寄情于这方山水,丧母之痛渐渐消去,在任的烦恼也渐渐淡化。尽管心里还惦记曾经履职的道州和容州的社会治安、经济发展和百姓生活状况,很想再为国家奉献一份力量,无奈,自己的身体似乎越来越差,感觉力不从心。郎中建议修身养性,多吃一些鱼和鸡蛋,因此,自己也就时常跟渔夫买点鱼。这里的一种鱼,像写字的笔杆一样,小而圆,肉质特好,吃起来又嫩又香,不但自己喜欢,就连夫人跟八岁的小儿子友让也很喜爱,友让还称它为“笔鱼”。

提着笔鱼回到浯溪的住处“漫郎宅”,夫人高兴地接过鱼,去厨房处理。元结洗了洗手,坐在走廊前阅读。

将近中午,仆从做好了饭菜,大家准备吃饭。可是,忽然不见了小儿子元友让。元结正要四处寻找,却见小儿子友让急匆匆地从外面跑进来,一边跑一边喊:“父亲,有人找你!”

元结惊讶地问:“是谁?”

不料,一个声音从门外传来:“是我!没想到吧!”

元结感觉声音有些熟悉,出门一看,原来是一老一少两个人,且满脸风尘与憔悴。仔细一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清臣兄!怎么会是你?”

颜真卿笑道:“次山贤弟,难道我不能来?”

元结:“没想到,真的没想到!请进,我们正准备吃饭呢。”往里面喊:“夫人,叫他们加几个菜,搞两壶米酒,来贵客了!”

颜真卿笑道:“这叫来得好不如来得巧,加菜就不必,加两双筷子就可以了,因为我们是不速之客不请自来啊!计划外的,没有菜吃不怪你们。”

元结把他们请进去,指着桌上的菜介绍说:“自己养的鸡,自己种的蔬菜,酿的酸菜,还有早上跟渔夫买的笔鱼,特新鲜。”

颜真卿见了,喜出望外:“你经常信中提及祁阳笔鱼,故意吊我的胃口,今天终于可以品尝这道湘江河鲜了!”

一对老友,多年不见,此刻相逢,格外喜悦。

1615039_chenchao_1631623826825.jpg

《大唐中兴颂》拓片。

饭后,元结陪颜真卿参观浯溪,两人到痦亭小坐,一边欣赏江景,一边叙旧。

元结问:“清臣兄,你怎么想到来祁阳浯溪看望我的呢?而且来得这么快?”

颜真卿摸了摸胡须,答道:“收到你的来信,委托我书写《大唐中兴颂》。原想在抚州写了托人捎来,但每次想起你写的《浯溪铭》《峿台铭》和《痦亭铭》,就想过来看看。我于闰三月卸任,把工作移交、家人先安排北上之后,就到处溜达。四月初,应黎琼仙道长所请,写了一篇《麻姑山仙坛记》。尔后,和颜桂立即赶来这里。而且,这次来祁阳,我是付出了很大代价的。”

元结惊讶不已:“什么代价?”

颜真卿:“路费和沿途的风险啊!你知道的,如果从抚州坐船来,经洪州入长江,再溯流而上,最快估计要三、四个月。而我们是骑马或雇马车走陆路的,先从经虔州、郴州、道州,再到永州。沿途换了几次马车,翻山越岭时遭遇几次危险,才花了将近两个月时间抵达这里。你看,我的骨头都快散架了!”

元结点头:“啊,令小弟感动不已!”

颜真卿:“你我多年兄弟,说这种话就见外了。告诉你吧,我写了一辈子的书法,一直在追求变化,感觉年纪越大,写出来的字越不像以前那种锋芒毕露、剑气逼人了。”

元结想了想,说:“这应该就是人们常说的人与书俱老吧!”

颜真卿点头道:“也许吧。你的《大唐中兴颂》跟你的人一样,充满阳刚之气,读起来令人热血沸腾。对了,你打算把它刻在哪里呢?”

元结说:“浯溪临江处的山有三处高矮不一的石壁,我想把它刻在正中间最高的石壁上,这样才大气。走,我陪你去看看。”

两人来到江边最高的石壁下,元结指着石壁谈了自己的构想。颜真卿听了,点头道:“这个位置很好,《中兴颂》就要放在中心位置,以突出你我的期盼,也是广大人民的期盼,希望大唐中兴。”

1615045_chenchao_1631623954349.jpg

四川剑阁鹤鸣山《大唐中兴颂》。

漫郎宅里,翰墨飘香。

元结亲自铺好宣纸,研好墨,并把毛笔和镇纸准备妥当,把自己的《大唐中兴颂》手稿放在那里,邀请颜真卿挥毫。

颜真卿说:“建议你加点与浯溪相关的内容。”

元结挥毫在原作后添加了以下内容:湘江东西,中直浯溪,石崖天齐。可磨可镌,刊此颂焉,何千万年!

颜真卿笑道:“很好!这样吧,建议还是把宣纸裁成一条一条的,我用一行两字的方式,书写全文。根据《说文解字》之义,在布局上采用字序竖行、行序由左向右展开排列的格式,而且用一些简体字,以区别于通常右行即直行从右往左书写的方式。”

元结鼓掌赞道:“好主意!”

颜真卿等元结和仆从将宣纸裁好后,挥毫而书,那姿态十分专注,如同两军对阵,自己挥手驾驭着千军万马,进行一场殊死搏斗,最终,一幅震古烁今的书法瑰宝《大唐中兴颂》跃然纸上。

颜真卿一边写,元结一边接了放在地上拼成整张。末了,问:“月份怎么不写?”

颜真卿说:“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刻石呀!”

元结说:“听说永州有对父子石匠十分厉害,镌刻的字最能体现原作的精气神,我这就派人去打听,最迟下月就要刻石。”

颜真卿问:“那我就写上夏六月?”

元结:“对。”

颜真卿提笔加上月份之后,道:“我想要强调的是,务必要工匠用心,先仔细揣摩我的字,领会之后再上石,希望这方石刻达到彰显我大唐精气神的目的。”

元结:“这个没问题。我会找永州最好的石匠把兄台的书法镌刻上石,让它如同你的为人为文,流传千古!”

元结说到做到,果然在当年六月请人把这方石刻镌刻出来,而且工匠水平很高,刻出来的字跟颜真卿的人一样,端庄威重、崇高神圣,令人见了肃然起敬。从此,《大唐中兴颂》成为浯溪摩崖石刻的核心,在后来的千余年里,产生了一个巨大的文化磁场,吸引着一代又一代文人墨客前来瞻仰、凭吊,浯溪也由一个不起眼的小地方,变成驰誉全国的文化道场。

1615043_chenchao_1631623974216.jpg

《皇宋中兴圣德颂》拓片。

元颜合作的《大唐中兴颂》摩崖石刻魅力实在太大了,千百年来,令人景仰不已。只是进入北宋之后,还曾引起系列争鸣。

元符元年(1098年)的一个冬天,一个年届五旬的落魄文人来到永州,进入市区,看见一户人家门户稍微整洁,于是登门造访,对主人说:“我是秦少游,请借我纸和笔,我写诗给你作为报答。”主人家感到十分仓促,一下子没能找齐,当时看见厢房里有一架木机,少游就将诗歌写在其上,题曰:“张耒文潜作”。到了宣和年间,其木机尚存,而那首诗歌早就被勒崖刻石在浯溪了。

秦少游写的这首诗是张耒的《读中兴颂》,内容为:

玉环妖血无人扫,渔阳马厌长安草。潼关战骨高于山,万里君王蜀中老。

金戈铁马从西来,郭公凛凛英雄才。举旗为风偃为雨,洒扫九庙无尘埃。

元功高名谁与纪,风雅不继骚人死。水部胸中星斗文,太师笔下龙蛇字。

天遣二子传将来,高山十丈磨苍崖。谁持此碑入我室?使我一见昏眸开。

百年废兴增感慨,当时数子今安在?君不见荒凉浯水弃不收,时有游人打碑卖。

很显然,张耒并未亲至浯溪,不过“谁持此碑入我室?使我一见昏眸开”两句,可证张耒乃观石碑拓片作了此诗,而由落款则知这首诗是由秦少游代张耒手书上石。据《苕溪渔隐丛话》,胡仔曾亲见此诗石刻,诗前有作者“张耒文潜”,后有题款“秦观少游书”。

张耒这首诗从人生幻灭至中兴繁荣,至元颜赞颂,最终又归至历史幻灭,全诗架构恢宏大气而情感一波三折,其总体基调是悲凉的。而在这种悲凉感当中,忠义颂德与品评元颜先贤两大传统主题交织并行。与元结中兴碑颂二圣之君德不同,而张耒所颂乃郭将军与元、颜三人的臣德。

女诗人李清照读了张耒的诗,有感而发,写了《浯溪中兴颂诗和张文潜》二首,其中有“五坊供奉斗鸡儿,酒肉堆中不知老。”“何为出战辄披靡,传置荔枝多马死。”“去天尺五抱瓮峰,峰头凿出开元字。”“可怜孝德如天大,反使将军称好在。”等讽刺和批判的句子,令人惊诧不已。

要知道元颂、张诗都是“以颂寓规”,而李清照的诗却改以讥刺为主,锋芒毕露,体现出更加尖锐的批判意识,颇有少年英发之气。第一首的前十句都是对玄宗荒政失德终酿战乱的揭露。第二首李诗除了继续揭露玄宗时代的种种弊政,还将锋芒指向玄、肃关系。除此以外,李诗的结尾离题甚远,借题发挥,有一种不吐不快的感觉。

崇宁三年(1104年)三月初六,一条船载着几个人划过湘江水面,抵达浯溪。

一个六旬老翁拖着病体在陶豫、李格、僧伯新、道遵等人的簇拥下,登上了通往浯溪三绝堂的台阶。他,就是苏门四子之首的黄庭坚。

黄庭坚既是文学家,又是书法家,平生第一次来到浯溪,他激动万分,一连三日天天从祁阳县城坚持来此,扶藜上岸,摩挲石刻。从文学的角度来看,元结其人,一直是黄庭坚心中的偶像;从书法的角度来讲,颜真卿的字,炉火纯青,佳作迭出,堪称历代典范。至于眼前这方石刻,更是颜真卿的巅峰之作,所以,令自己看了又看,望了又望。

不知怎么回事,开始那两天,他每次仰望《大唐中兴颂》,心里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直到第三天,他有感而发,忍不住写下一首诗《书摩崖碑后》:

春风吹船著浯溪,扶藜上读中兴碑。平生半世看墨本,摩挲石刻鬓成丝。

明皇不作苞桑计,颠倒四海由禄儿。九庙不守乘舆西,万官已作鸟择栖。

抚军监国太子事,何乃趣取大物为。事有至难天幸耳,上皇蹰蹐还京师。

内间张后色可否,外间李父颐指挥。南内凄凉几苟活,高将军去事尤危。

臣结春秋二三策,臣甫《杜鹃》再拜诗。安知忠臣痛至骨,世上但赏琼琚词。

同来野僧六七辈,亦有文士相追随。断崖苍藓对立久,冻雨为洗前朝悲。

这首诗将陪同他的几个人吓住了!有人悄悄议论:山谷老人胆子太大了!这种话也敢说?

黄庭坚听了,反问:“各位难道没有听到元次山这篇颂文的弦外之音?他这是运用春秋笔法,表面上在歌颂肃宗中兴大业,实际寓含讥讽呢!”

有人问:“敢问山谷老人,你是怎么看待这篇颂文的呢?”

黄庭坚摸了摸胡须,说:“依我来看,安史之乱的过失主要在于唐玄宗。正是由于他耽于享乐,没有安而思危,兼之重用奸臣及宠信杨贵妃,又将军事大权交给胡人安禄山,才最终导致国家破败,民不聊生。另外,肃宗中兴之功乃是侥幸。”

一个人问:“你是怎么看待肃宗灵武即位这件事的呢?”

黄庭坚想了一下,说:“肃宗灵武即位有必要,但做法不合理。我认为,肃宗自立朝廷,匆忙即位,不足为法;他对待玄宗的做法有违父子亲情,甚不可取。”

黄庭坚的一番论断,令在场人无不惊讶。当他提出请人刻石时,有人善意提醒:“要是被章、蔡等人知道,岂不是要将我们旧党成员赶尽杀绝?”

黄庭坚想了想,说:“那我先把这首诗放在祁阳子发秀才家,相信若干年后会有人将它刻在浯溪之石壁的。”

后来,果然不出他所料,该书法被人摹刻在《中兴颂》碑旁边。

还有一点,正如他所料或出乎他所料,自己这首诗作,成了非议《中兴颂》的导火线,导致后来很多人围绕《中兴颂》的创作动机进行争论,包括范成大和洪迈等人,把浯溪炒得红红火火。

1615041_chenchao_1631623818441.jpg

《大明中兴颂有序》拓片。

乾道二年(1166年)的月光照在永州府邸,时任永州通判的赵不正在等下挥毫。

夫人见夜色已深,就劝他早点休息。赵不说:“我刚找到感觉,一定要完成初稿再说。”夫人问:“你写什么呢?奏章还是诗文?”赵不说:“我在写《皇宋中兴圣德颂》,盛赞高宗、孝宗两朝揖逊之风,孝治之美,自唐虞以来未有盛于今日”。

夫人乃大家闺秀出身,知书达理,第二天一早,起来看见书桌上的文章,惊叹不已。

只是,这篇文章似乎突然“消失”了,渐渐被人淡忘了。

直到赵不去世后,到了南宋,叶适在自己的《水心文集》中《故昭庆军承宣使知大宗正事赠开府仪同三司崇国赵公行状》一文里说:“(赵不)在永州时,为《宋中兴圣德颂》,刻诸崖石,楚蜀间传之。”

原来,这篇文章已于乾道七年(1171年)刻石于夔州,嘉定二年(1210年)再刻于浯溪,位于《大唐中兴颂》之侧。

万历三年(1575年)正月,乘着春节的喜庆,时任永州知府丁懋儒与幕僚同知邵城、通判纪光训、郎尚絅,推官崔惟植等人游览朝阳岩。在朝阳岩参观摩崖石刻时,有人提议改日再去祁阳县的浯溪看看元颜的《大唐中兴颂》。

丁懋儒说:“浯溪已有《大唐中兴颂》和《大宋中兴颂》,我们是不是也搞一个《大明中兴颂》呢?”

邵城说:“大人这个主意很好,可以使浯溪的中兴颂形成系列,在历史上留下大明浓墨重彩的一笔。”

纪光训说:“这样的颂文很难把握,不是一般人能驾驭得了的,还得丁大人亲自操刀才行。”

崔惟植:“对,大人亲自操刀,我去联系祁阳那边,找时间一起过去刻石。”

郎尚絅说:“既然是中兴颂,那尺幅与前面的两个中兴颂要大致相当,乃至超过它们一点点,不能太小家子气。”

丁懋儒说:“这个我会仔细斟酌的。”

过了几天,丁懋儒的《大明中兴颂》完成,大家一起去浯溪刻石。

这方中兴颂石刻的问世,仿佛组成了一个特殊的家庭,吸引着人们的眼球。

浯溪《大唐中兴颂》的魅力不仅在于后世对“中兴颂”这个系列的衍生和延伸,还在于后世对《大唐中兴颂》这方石刻的临摹与翻刻。

1970年8月,江西省星子县(今庐山市)秀峰公社秀峰大队社员在农田水利建设工程中发现《大唐中兴烦》石刻三块。此石刻发现于庐山南龙秀峰寺正殿后之右侧约二百米处,距地表约二米深。三块刻石平迭,刻文朝内,其间并铺以细砂。石刻长2.96—2.98米,宽0.96—0.99米,厚0.05米,阴文,正书,直行。

据当地群众反映,抗日战争期间,原秀峰寺部分石刻曾一度被日寇劫运至九江,后被江西人民追回。当时寺僧为免遭日寇再次掠夺,故将此三石埋裁于地下。所缺一石,下落不明。

文物研究者将星子县石刻与浯溪原刻对照,发现笔迹有许多不吻合之处,故认定星子县这一石刻乃系后世所摹刻,但对研究我国古代书法演变仍具有一定的价值。

此外,在今四川省剑阁县的鹤鸣山上,就有一方后人摹刻的《大唐中兴颂》,最早是公元1191年由隆庆府通判吴盱从明珠国际娱乐永州祁阳浯溪崖上翻刻的。碑高3.12米、宽3.84米,共刻332字。刻碑数百年后,明万历十年(1582年)剑州知事陆宗凯见部分字迹已风蚀模糊,又捐资镌深字迹,使之复显原貌,虽然不是原版,但距今也有数百年历史。

如果从书法研究的角度来看,该石刻的镌刻水平不高,摹刻出来的效果远不及浯溪的原刻,字的笔画少了力度,没有阳刚之气,但由于保护良好,却是国内保存最好的中兴颂石刻。

来源:永州日报

作者:洋中鱼

编辑:陈小婷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明珠国际娱乐频道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