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家”把个脉就开药了 4盒普通药竟收3900元

来源:三湘都市报 作者:张浩 编辑:马丽红 2021-07-22 10:03:04
时刻新闻
—分享—

望城吉康医院医托横行,许多患者被“好心人”领来看“专家” 区卫健局:已介入调查

▲一名中年妇女的病历本上仅有“腰椎疼痛”、“胃酸痛”等12个字,却被开了1500元的药物。

▲望城吉康医院。近日,很多患者都被热心“病友”忽悠至此。记者 张浩 摄

简单把把脉,“专家”几句询问,就开出动辄数千元的“特效药”。近日,三湘都市报记者接到投诉,有患者在公立医院排队候诊时,被“热心病友”带至长沙市望城吉康医院。

6.5元一盒的普通药品,开了4盒收费3900元,为公开售价的150倍,“这是医托伙同医院在骗人。”

接到患者投诉后,三湘都市报记者展开了调查。

【投诉】 患者排队候诊遭“病友”热情搭讪

7月5日,株洲炎陵的易女士来到长沙某三甲医院看病。候诊过程中,一名“病友”主动与其攀谈,表现得格外热情。

“嘘寒问暖,问我是哪里人,看什么病。”易女士今年年初身体出现不适,考虑到可能是生完二胎没恢复好,想着到大医院瞧瞧。听闻易女士背痛、体乏等症状,男子当即断定她是患了风湿。随后,男子话锋一转,“综合医院治不好这种病,要去专业医院。”

男子开始推荐起长沙望城区一家名为吉康的医院,称医院有一位湘雅医院退休的老专家,“专治风湿,两盒药见效。”就在易女士心存怀疑、犹豫不决时,身旁突然冒出一名陌生的中年妇女。女子自称以前深受风湿病之苦,就是在望城吉康医院治好的,“她说这个专家的号很难挂,主动提出可以帮我想办法。”

当天上午,中年妇女热情地陪同易女士来到吉康医院,面见了“退休名医”刘教授。把脉、开药、缴费……半个小时不到,易女士完成了看病的全部流程,并被告知,“回家好好吃药,药到病除。”

【遭遇】 6.5元一盒的普通药收费近千元

易女士告诉三湘都市报记者,刘教授为其开了4盒骨筋丸,收费共计3900元,“刘教授说还会邮寄一份中药给我,但事后并没有收到任何药品。”

回家后,丈夫得知易女士离奇的求诊经历,断定妻子碰上了骗子。后知后觉的易女士这才回过神来,“医生只是把了把脉,几乎没有询问病情就开了那么贵的药。”

夫妇俩通过网上搜索,发现同一个厂家生产的骨筋丸一盒仅售6.5元,四盒26元,“翻了150倍。”

7月12日,易女士夫妇来到长沙望城吉康医院讨要说法。

“我到底是什么病?医院给我开的是什么药?为什么价格差距这么大?”面对质问,长沙望城吉康医院始终未给予任何回应及解释。无奈之下易女士选择报警,医院退还了全部费用。

12日下午,易女士再次来到某三甲医院进行检查,被诊断为强直性脊椎炎。“这种病是慢性病,需要长期服药,尽早治疗。”易女士心有余悸地表示,这种疾病误诊或用药不当,炎症反复发作会导致骨关节结构破坏,“严重的话,有致残的可能。”

【调查】 未做任何检查,诊疗本上仅12个字

为了调查事情真相,7月14日下午,三湘都市报记者来到长沙望城吉康医院门口蹲守。期间,不时有疑似医托的人带患者入院看病。

下午3点,一名黑衣女子将一对中年男女带入医院。40分钟后,中年男女提着一袋药品走出医院大门。“我心脏不好,来找刘教授,都说他是专家。”中年妇女告诉记者,夫妇俩原本在望城区人民医院排队挂号,一名黑衣女子主动上前攀谈,“说这种病要找专家,就带我来这里。”

根据中年夫妇的说法,刘教授未做任何检查,“问了几句就开了药。”记者发现,诊疗本上仅有“腰椎疼痛、胃痛”等一共12个字。刘教授开了两盒芪枣颗粒,同样承诺会邮寄一些中药,收费1500元。

三湘都市报记者事后走访了长沙多家药店,均无该品牌的芪枣颗粒售卖。药店工作人员表示,该药品是专供医院的,并向记者推荐了一款名为贞芪扶正颗粒的同类型药,“一盒35元,功效一样。”记者网上查询发现,两盒收费1500元的芪枣颗粒,在网购平台上售价为45元一盒,两盒90元。

随后,记者以看病为由进入长沙望城吉康医院,观察发现诊疗大厅有多名被热心“病友”领进来的患者。确定患者挂了号,热心“病友”就会自行离开。

“我是人民医院过来的”、“我本来在看骨科的,排队时有人介绍我来的”……从患者们口中记者了解到,他们几乎都是被“好心人”介绍来的,其中一名叫“吕姐”的女子被提及的次数最多。

察觉被骗,患者情绪激动起来。有人当场拨打“吕姐”电话想要问个究竟,被对方挂断。发微信,已经被拉黑。

回应

医院并无“刘教授”

卫健局介入调查

刘教授到底是谁?记者在医院医生公示栏上寻找,却显示没有姓刘的医生。随后,记者陪同患者们来到刘教授坐诊的门诊楼七楼办公室。此时,刘教授早已没了踪影。

在刘教授曾坐诊的办公室,记者发现了一张工商营业执照,登记的经营者为刘某某。但营业执照上明确注明,只能开展中医养生保健服务。

既然不是医院的医生,为何能在医院门诊大楼坐诊?为何患者在医院挂号窗口能挂到刘教授的号?所谓的刘教授给患者进行诊断、开药,是否构成行医?面对记者的追问,在场的医院工作人员表示,“那我不清楚。”面对“从其他医院‘导流’患者来看病,是否构成医托行为?”的质问,该名工作人员也拒绝回应。

7月21日,长沙望城区卫健局已对吉康医院下达停业整顿通知书,并将对该医院展开全面调查。

来源:三湘都市报

作者:张浩

编辑:马丽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明珠国际娱乐频道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