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关露:忍辱入狼穴 义胆何壮哉

来源:明珠国际娱乐日报 作者:虢安仁 编辑:马丽红 2021-07-22 08:51:18
时刻新闻
—分享—

关露。(资料图片)

关露,原名胡寿楣,热播谍战剧《旗袍》主人公关萍露原型之一。1907年出生于山西右玉县,15岁时父母双双离世,她和妹妹胡绣枫随二姨生活。20岁时,关露考入上海法学院,一年后转入南京中央大学继续学习。1930年,关露发表了第一篇短篇小说《她的故乡》,从此,她写诗,创作小说,为电影歌曲作词,翻译外国文学作品,与潘柳黛、张爱玲、苏青合称为“民国四大才女”。眼看她如一颗明星在上海滩冉冉升起,却突然在文坛上消失了。

民国才女笔当枪

不做民族未亡人

1928年,从上海法学院转入南京中央大学的关露,因热爱文学,又从哲学系转入中文系。发表了处女作《她的故乡》《余君》等。1932年“一二八”事变发生,《淞沪停战协定》的屈辱和日本侵略者的暴行,强烈地刺激着忧国忧民的关露,她满怀愤慨地写下散文诗《悲剧之夜》和《故乡,我不能让你沦亡》。同年,她加入中国共产党。

时间到了1937年,上海滩大街小弄到处传唱着“春天里来百花香,朗里格朗里格朗里格朗,和暖的太阳当空照,照到了我的破衣裳……”电影《十字街头》主题歌《春天里》的词作者就是关露。

淞沪抗战期间,关露和丁玲等年轻作家来到闸北前线慰问十九路军的英勇士兵,并朗诵了她的《悲剧之夜》。之后,她始终积极投身抗战工作,并写下了大量反映工人现实生活的散文诗歌。在上海这座孤岛上,在民族危亡之际,她倡议广大文艺工作者都应该站在统一战线上,创作挽救民族、抵御外侮的国防文学。她躬行实践,把手中的笔用作反抗侵略的尖锐武器。“八一三”事变后,她在上海冒着炮火上前线劳军,并大声疾呼:“宁为祖国战斗死,不做民族未亡人!”

姐姐代妹入魔窟

背负骂名传情报

1939年11月,关露正在修改长篇小说《新旧时代》,突然接到了中共华南局最高领导人叶剑英的密电:“速去香港。”她立即赴港,在香港的一间旅馆里,见到了八路军香港办事处负责人廖承志和中共中央社会部副部长潘汉年。潘汉年传达了组织的命令:要关露打入上海极司菲尔路76号汪伪特工总部,接近日伪政权的特工首脑李士群,获取情报,并相机策反李士群。

李士群本是中共党员,与胡家姊妹早有交往。1932年,李士群协助特科红队完成一次任务,被国民党中统逮捕,妻子叶吉卿怀孕无人照顾,是关露妹妹胡绣枫把叶吉卿接到家里悉心照料。李士群出狱后,也在胡绣枫家居住多时,受到热情款待。最艰难时期的友情,让李士群夫妇将胡绣枫视为救命恩人。

李士群投敌组建76号特务机构后,潘汉年决定派人打入李士群身边。人选本是妹妹胡绣枫,但是她在重庆的工作不能脱身,潘汉年又选中了姐姐关露,她和李士群也熟悉。潘汉年布置完任务后,叮嘱关露:“以后有人说你是汉奸,你可不要辩护,一辩护就糟了。”关露说:“我不辩护。”

关露利用恩人姐姐的身份,很快打入了76号魔窟。自此以后的两年里,日军的清乡、扫荡计划总是会提前出现在新四军领导人的案头,从而为新四军反清乡、反扫荡创造了先机。但关露也为此付出了极大代价,曾经的朋友都视她为汉奸,对她避之唯恐不及,连母亲都不愿见她。丁玲曾经这样描述过关露:“为了获取日伪情报,她装扮成交际花,混在李士群那帮汪伪汉奸里面,抛头露面……除了与她单线联系的潘汉年,别的同志不了解内情,都骂她是‘汉奸’‘不要脸’,她背负着骂名,一直忍辱负重为党工作,为我们党收集了很多有价值的情报。”

赴日送信联日共

蒙冤坐牢终不悔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本加紧对华侵略,国土侵略和文化侵略双管齐下。日本军部在华新办了很多中文刊物,网罗了一批汉奸文人。1942年5月,关露奉命成功应聘《女声》杂志编辑,《女声》是日本驻华大使馆和日本海军陆战队情报部联合主办的。之后的日子,她在《女声》刊登了很多暗含反战爱国色彩的文章,培养和发掘了大批进步的文学青年。

1943年8月,“大东亚文学者大会”将在日本举行,《女声》杂志社决定派关露赴日参会。如果出席,关露的“汉奸”之名铁定坐实。就在关露犹豫之时,潘汉年派人送给她一封信,要她到日本转交秋田教授。

原来,当时在中国的日共领导人野坂参三与日本国内的日共领导人失去了联系,希望通过秋田恢复。恰好杂志社给关露介绍的日本朋友中就有秋田。为了党的任务,关露再一次忍辱负重。在日本圆满地完成了给秋田送信的任务,恢复了延安的日共和日军反战同盟与日本本土日共中断多年的联系,为民族解放战争作出了又一重要贡献。

可她出席日本大会的新闻在国内传开,一篇登在1943年《时事新报》上的文章写道,“当日报企图为共荣圈虚张声势,关露又荣膺了代表之仪,绝无廉耻地到敌人首都去开代表大会,她完全是在畸形下生长起来的无耻女作家。”而关露依然坚守着“我不辩护”的承诺,默默地做着组织交办的事情。1945年8月日本投降,关露回到了朝思暮想的苏北解放区。

受潘汉年案牵连,关露曾坐牢10年,还蒙受“文化汉奸”之冤多年。但她始终对党忠贞不二,所有探望过她的人,包括她的妹妹胡绣枫都没有听到关露有哪怕一句怨言。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她说:“如果我能再次选择自己的人生的话,我仍旧会按党的指示,走我曾经走过的路。哪怕这条路再艰险,再坎坷;哪怕需要在烈火中焚烧我三次,连同我整个的生命和全部的名誉都毁掉,我仍旧会一往无前!”

来源:明珠国际娱乐日报

作者:虢安仁

编辑:马丽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明珠国际娱乐频道首页